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冥古宙石斛蘭的2018年

大宅神殿星的魂の座=ANIMA的歸所和強殖生物的培養槽以及各種蘿蔔腿的格納庫

 
 
 

日志

 
 

Morgenroete Episode.14 – ZGMF-X10A Freedom Gundam “飞舞而降的自由之剑”  

2011-12-21 22:06:22|  分类: AEM通讯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ips:本文所有权归石斛蘭Blast HM以及AEMedia所有,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
Morgenroete Episode.14 – ZGMF-X10A Freedom Gundam “飞舞而降的自由之剑” - 守夜游骑石斛蘭 - 游骑兵石斛蘭的2018年

C.E.71年1月25日,Z.A.F.T.在工业殖民卫星赫里奥波里斯(Heliopolis)夺取成功的地球连合的4台新型MS,给后来任最高评议会议长(Chairman of PLANT Supreme Council)的帕特利克·萨拉(Patrick Zala)提供了两大情报。一个是PS装甲(Phase Shift Armor)、MS用光束武器、幻象粒子(Mirage Colloid)等ZAFT开发相对迟滞的领域的技术资料;而另一个是“自然人不能轻视,并且绝不能宽恕”,对于急进派的萨拉这在政治方面无疑是得到了非常有利的实物证据和口实。 当时是国防委员长(Chairman of Defense Council)的萨拉将这个事实最大限度地利用。在第2期MS系列的设计结束之后, 紧接着命令3大主要设计局海因莱因、阿西莫夫、克拉克(Heinlein、Asimov、Clark,事实上已合并为统合设计局),再加上主要是设计战舰的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设计局紧急总动员开始开发赌上PLANT前途的新型MS。取代西格尔·克莱恩(Siegel Clyne)成为评议会议长的萨拉为了ZAFT的威名而亲自将两机命名为“自由(Freedom)”和“正义(Justice)”,必然需要相应的绝对优势力量。 附带一提,编号当中的A指代核能作为能源,系统OS的首字母缩写G.U.N.D.A.M.分解为 “Generation Unsubdued Nuclear Drive Assault Module complex”,即无限制的核驱动使用世代的强袭模块复合体之意。

不过,在开发之初,技术组成员们便遇到了几大技术瓶颈:

首先,ZGMF-X09A、X10A两机的本体,是以由3间设计局共同开发的ZGMF-600 GuAIZ为基础,采用捕获的联合制MS的技术[主要是PS装甲(Phase Shift Armor)和高输出发电机等]而得以完成。原本GuAIZ的实际完成品在设计阶段是相当高性能的机体,不过因为要量产的缘故剔除的部分相当之多。但是对于只需要制作一台的Freedom和Justice不存在这个顾虑,技术人员期望的性能状态便得以实现。但是,两机体也有个大问题:动力源。

其次,武装本身由MMI(Maius Military Industries)公司和MA(Martius Arsenals)公司等提供的已经完成的复数试作品构成。不过,分析了来自武器运用实验机的数据的结果显示如果在与PS装甲并用的情况下(同时使用了比以前强劲数倍的武器)则无法达到能承受实战运用的要求。

不过,在那个时刻一举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已经被提出。以身为评议会议员的机械工学权威的尤里·阿曼菲(Yuri Amalfi)为中心的小组已经开发出中子干扰消除器(Neutron Jammer Cencaller)的装载技术。他因儿子尼哥尔·阿曼菲(Nicol Amalfi)的战死下定决心同意为机体搭载此装备。 由此,调整者(Coordinator)得到了对其来说也是禁忌的核力量,作为最强的机体诞生了的2架MS(此时ZGMF-X13A Providence的开发在秘密进行着),是实现帕特利克·萨拉的“理想”——将自然人根除、使世界纯粹到只由调整者构成的“光辉的利器”。

对ZAFT来说与光束军刀同样比连合的开发迟滞的,是小型大功率光束步枪的开发。不过,彻底将这个兵器由特殊的要塞攻略武器变成小型化标准装备则只有等到GAT-X系列的技术被解析利用才得以实现。首次将ZAFT制光束步枪作为制式装备的是由3个主要设计局共同开发的GuAIZ,这种机体在作为次期量产机的同时,另一方面也是作为已经着手开发的X09A、X10A的实验机,事实上在GuAIZ公开不久后这2机的武器运用试验机(含PS装甲)也就是YFX-600R GuAIZ Experimental Firearms Type=盖茨火器实验型的开发就开始了,MA-M20型“天狼座”(MA-M20“Lupus” Beam Rifle)光束步枪也与这台试验机同时开发完成,不过在PS装甲和光束武器并用的情况下能量消耗明显,即使使用预备电池也只能达到活动时间10分钟之短。不过之后由于这最新的2机决定搭载核动力引擎,所以使用最佳规格的装备也不再是技术瓶颈。

虽然令人有些意外,但是在开发Freedom和Justice用的抗光束防盾(Anti-Beam Shield)之前,ZAFT并没有正式采用这种类型的盾(当然不包括一部分驾驶员自行使用的情况)。诚然,ZGMF-515 CGUE装备的M7070型火神炮内装式防盾系统与其说是盾倒不如说是和纯粹的盾相差甚大的武器挂架,这是因为第1代MS预定的对手是当时连合的主力兵器MA。然而赫里奥波里斯一事表明联合已经着手开发MS,从捕获的资料可以推测它们很快就能量产。根据这个推断诞生的对MS作战策略,使第2代的ZGMF-600 GuAIZ的一部分装备变更为攻盾系统MA-MV03而作为标准装备。与GAT-X系列装备的抗光束防盾利用共振现象弯曲光束的原理不同,Freedom用的盾是使用了主要用于战舰外装甲的积层装甲的改良技术。

Freedom和Justice是机体本体、搭载的兵器装备和其他等部分分开且同时进行开发的。这是因为当初对机体导入的PS装甲和已经提出试行方案的光束步枪与磁轨炮等新型武装能否同时使用尚存疑问。因此YFX-600R对开发的武器进行了运用试验,不过结果很不理想。但是核引擎(Ultracompact Nuclear Fission Reactor)的使用将问题一口气解决到乃至丰富的能源更为Freedom提供了增加武装的余裕这地步。因此开发团体最先打算追加的装备,便是已经证明拥有巨大的威力,但是消耗量使其实际上被打上失败作烙印的M100型“鲸鱼”等离子集束光束炮(“Balaena” Plasma Beam Cannon)。中子干扰消除器搭载后的发射试验再次证明其威力极为可观,不过之后“那个的大小破坏了机体整体平衡”的声音从设计部门传了出来(据说这是机体开发局和武器制造商的对立情绪所致)当时在介入两者之间的尤里·阿曼菲(Yuri Amalfi)的调解下,将大气圈内用高速翼AAW(兼高性能散热翼片)作为“鲸鱼”的捆绑装备使这个问题得以解决。因此Freedom在那个时候得到了可以说是MS巅峰的武器。

在MS用光束兵器的实用化之前,磁轨炮凭其破坏力和连射性有望成为之后的实弹兵器中的主力兵器。ZAFT也很早就在着手开发,实际上在开战1年后作为Ginn的追加装备便已完成。其中“湿婆”(Shiva)试验性地送往当时拥有许多会成为军官候补的机师的劳·乌·克鲁泽队(Team Le Creuset),之后装备在GAT-X102 Duel上,在与第8舰队的轨道会战中取得优异的战果。按照这个结果本来应该是进入批量生产后大量列装的,不过,讽刺的是那台Duel携带了光束兵器,还有“同样会消耗能量”的缺点,磁轨炮作为主力的宝座被夺去了。但是负责开发的MMI公司设计团体,大力宣扬磁轨炮不仅在针对光束武器的积层装甲普遍化的战斗中可作为对舰船用武器,也可向复数的目标连续射击等优点,进而承包了MMI-M15型“旗鱼”磁轨炮(“Xiphias” Rail Cannon)的开发而坚持将其搭载在Freedom上。事实证明这个主张是正确的,有着同时锁定最大数10机性能的Freedom有力地回答了这点疑问,尽管证明时的对象是那时作为敌人的ZAFT的MS……

C.E.69年末,作为军用的最初的量产型MS ZGMF-1017 GINN完成的时候,MA-M3型重斩刀已经被决定作为那个的标准装备而采用了。这一点从MS使用的机械臂与以着脱方式装备的斩击武装(手持的军刀)之间密切的关系就很容易推测出来。在斩击兵器的最新形态,也就是光束军刀(光束步枪也是一样)的领域方面ZAFT还是远落后于地球连合,独自对BuCUE、GuAIZ使用的光束军刀反复改良的开发企业,通过将ZGMF-X10A采用的2把光束军刀连接在一起作为双刃剑的新构思使格斗术多样化,并且通过控制无可匹敌的核能这一强大能量,成功形成了遥遥凌驾于原型即联合制光束军刀的高输出的刀刃。因此也许这个MA-M01型“蝎虎座”光束军刀(“Lacerta” Beam Saber) 的开发成功有着ZAFT技术人员一雪前耻的意味。

最后,不得不提的就是本机背部那10基的翅膀了。由于技术的飞速发展,MS的大气圈内飞行问题在本机上得到了完美的解决。在安装了被称作能动空气动力弹性翼(Active Aeroelastic Wing,简称AAW)的Hi-MAT模式(High Maneuver Aerial Tactical Mode,即空中高机动战术模式)下,本机的机动性和回旋性得到了飞跃性的提高。各个翅根可以独立活动的设计让本机拥有了近似于鸟类一般的滑翔、滞空能力进而在应对高、低空高度的高机动空战上均能游刃有余。在大气圈内,就算是失去了部分翼片也能良好的维持机体飞行所需的升力,同时本装备也让本机可以轻松进行紧急制动和紧急回旋运动而不至于机体散架。在宇宙环境时,AAW的机能配合主推进器和翅膀的小型推进器,机体也能获得优秀的机动性,也使机体的回避能力大大提高。与大气圈内相同,翅膀对于姿势控制和射击时的抗后坐效果也相当明显。另外,本装备对于“鲸鱼”等离子集束光束炮等全身武装的散热与保温也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大气圈内,机体一般靠全翼展开来消散全炮发射形态(Full-Buret Mode)所产生的大量热能;而在宇宙,由于极低温的缘故而利用翼内装设的特殊加工过的恒温器材来保持武器的适当温度和正常运作。并且,等离子集束光束炮发射后产生的剩余电力的粒子化也需要通过翅膀来释放。

本机的火控系统也令人无法忽视,配合武器的特征性进行快速复数目标锁定和精确的弹道预测使得本机配备的远程射击武器有着惊人的射击效能,此系统的存在让本机的超强火力发挥的淋漓尽致。同时,如果在使用“流星”系统(Meteor Unit)的情况下,本机可以完成最大对93个目标的同步射击,由此可见其火控系统的卓越性能。

最后完成的这台身高18.03米、全重71.5吨、搭载了核子干扰消除器、装备8826 kW功率的超小型核裂变引擎(Ultracompact Nuclear Fission Reactor)、装备PS装甲且浑身上下武装到牙齿的最新锐机作为CE时代横跨两次大战的传奇机体,其在被交予更为传奇的超级调整者(Super Coordinator)机师基拉·大和(Kira Yamato)之后发挥了无与伦比的强大单机作战效能,得益于能够同时锁定数十个复数目标的OS锁定系统以及能够与火力支援单位——流星(Meteor Unit)组合运用而击毁击伤敌机无数,这一辉煌的战绩让本机附带“自由”之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成为了两方士兵当中谈之色变的禁忌之词。其一开始令普通人难以理解的作战理念和方式让人刮目相看,虽然在两次大战(尤其是第一次)当中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决定性逆转作用而为其所属的三舰联盟(Three Ships Alliance)背后的奥布以及克莱茵派(Clyne Faction)的和平理念铺平了道路。

并且,由于倾注了P.L.A.N.T.技术人员大量的精力和心血于本机等兄弟机体上,在研究上投入的精力也并非一般MS所能比拟,人们也更乐于把本机在内等机的设计制造看成是一种技术战争……单就科技方面而言,本机等机体的开发也并非是在浪费时间。在开发过程中,P.L.A.N.T.的相关科技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就如同人与人相处所讲究的“防人之心不可无”一般,在技术水平上的领先也是必要的,诸如:重离子武器小型化、大口径磁轨炮的作战效力以及小型N干扰消除器的实战运用(本机等机为首次使用)为P.L.A.N.T.带来的实战数据显然更具意义,其相关领域的技术更为下一代主力MS的开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因此,本机单就其性能来说算是C.E.71年时间点上最强无疑,侧面也作为PLANT军工力量的强大象征当之无愧的永载CE时代战争史册。


 设定图以及扩展阅读请移步至http://www.aemedia.org/2011/12/zgmf-x10a-freedom-gundam.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